学者有哪些冷思考
分类:现代文学

光明日报记者 陈雪

“读图画书成了一个新风气。”浙江师范大学前校长蒋风,曾首创全国第一个儿童文学研究机构“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”。11月8日,浙江金华,95岁高龄的蒋风称自己“参加了一门最年轻学科的研讨会”——首届“全国原创图画书的理论建构和批评标准学术研讨会”,研讨会由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与浙江师范大学共同主办,近70位专家学者为近年来持续升温的童书热,提供了诸多思考与建议。

北京一家绘本馆中,孩子们正在阅读绘本。光明日报记者 陈雪摄/光明图片

伴随着家庭对儿童教育的重视,近年来,童书已经成为我国图书零售市场上最大的细分板块。2018年,少儿图书码洋比重已占整体零售图书市场的1/4,码洋规模达223~225亿元。在巨大的需求之下,创作及出版的热潮涌起,正如蒋风所说,近二十年来,图画书受到社会的重视,也受到市场的左右,图画书是一块很甜的大蛋糕,也因此出现了一些乱象,有一些作品盲目跟风,有一些作品粗制滥造。在此次会议中,专家学者们达成了一个共识:在创作与市场高温不减的同时,童书的研究却并未引来学术界的足够重视,加强理论研究与批评探讨已是当务之急。

思考一:让家长真正了解图画书的重要性

走进今天的书店,图画书随处可见,孩子们对这些有图画又有文字的书籍已不再陌生。但是扩大年龄层来看,图画书对于中国读者来说仍是一个新鲜事物。儿童文学家金波就曾回忆,他是在1994年去台湾的时候,第一次见到图画书这一个图书品种。

据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长庄正华介绍,图画书实现大规模的“专业化启蒙”始于2003至2006年,从引进和出版国际优秀图画书如《爱心树》《猜猜我有多爱你》《爷爷一定有办法》《逃家小兔》《鳄鱼怕怕牙医怕怕》等开始,国内出版界、阅读者完成了对图画书的学习;2007、2008年,图画书创作、出版、推广、研究活动热潮涌动,图画书完成了它在国内的认知旅程,作为少儿读物中的一个畅销品种固定下来。2019年度,全国出版单位上报的图画书选题已达2963种,其中大部分为原创。

“我们正在进入一个读图时代。”温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吴其南认为,读图作为一种新的符号体系,本身也是充满活力、不断前进的。

“只有真正了解图画书的重要性,才能真正爱上图画书。”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公善说,目前,我国图画书境遇不容乐观,一方面,市场上图画书种类繁多,但质量参差不齐。另一方面,现在仍有许多家长对图画书相当漠视,不愿意买给孩子看。张公善从多方面肯定了阅读图画书的价值,“图画书关于生活的系统的描绘,让儿童见识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,协助儿童尽早奠定一个良好的生活模式,从而引导儿童在未来更好地生活。”张公善认为,成人也应该阅读图画书,它可以帮助成人反思生活,在日常生活中灌注诗意。

思考二:原创要从学习经典开始

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于1956年设立“国际安徒生奖”,2016年,作家曹文轩荣获该奖项。2018年,画家熊亮入围国家安徒生奖插画奖短名单,被称为“中国原创图画书的领跑者”。国际儿童读物联盟主席张明舟在研讨会上说,“中国已不只是一个巨大的童书市场,而且是原创图画书的高地。”没有中国的儿童文学,世界儿童文学的版图是不完整的。中国有几千年的文明传统,中国人有极强的创造力。国际儿童读物联盟希望有更多中国原创图画书介绍到世界上。

近年来,我国原创图画书时有精品出现,但粗制滥造的现象也并不少见。蒋风观察到,有的图画书盲目模仿西方图画书,有的作家创作时主题先行,往往找一个好人好事来编织故事,还有一些作品重复引进,有个别图书在五年中就出了十二个版本,造成了人力的浪费。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现代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学者有哪些冷思考

上一篇:哲学社会科学职业的根本负担,宣传Marx主义真理 下一篇:新书分享会在京举行,人生旅途中的宿命与爱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