歌词鉴赏
分类:诗词歌赋

水调歌头

  方岳  

  秋雨生龙活虎何碧,山色倚晴空。江南江北愁思,分付酒螺红。芦叶蓬舟千重,茭白莼羹后生可畏梦,万般无奈寄归鸿。醉眼渺河洛,遗恨夕阳中。苹洲外,山欲暝,敛眉峰。俗世俯仰陈迹,叹息两仙翁。不见那时候垂枝柳,只是过去大雨,磨灭几英豪。天地风流罗曼蒂克孤啸,匹马又南风。

  方岳,西藏祁门人。生于隋唐宁宗庆元三年(1199卡塔尔,绍定5年(1232卡塔 尔(英语:State of Qatar)登进士第,做过吏部侍中和饶、抚、袁三州知州等官。从那首词中看,他是有收复中原之志的。全词展现了后生可畏种理想未酬的忧愁心理。

  本词一初始,就展现了生龙活虎幅江南的秋景:“秋雨风流倜傥何碧,山色倚晴空”,寥寥两句,就把江南秋季降雨天和爽朗的表征纷呈于读者日前。以“碧”形容秋雨,这是作家的独创,一则写出江南的早秋依旧一片绿油油,连下的雨都映成肉桂色的颜料,二则写出秋雨过后,山色、原野都变得更绿,就像为巴黎绿的雨丝染过似的,这就自然引出“山色倚晴空”那样的晴昼景观。南国的秋并不及北国那样凄凉萧索,但词人的愁情却弥漫在“江南江北”,那就标识他的愁不是由自然风光引起的平日的悲秋,而是另有原因。“江南江北”四字正是那愁的原因,怅望江南,偏安一隅;放眼江北,沦于敌手。江山国家正处在多故之秋之中,哪能不令人愁?“分付酒螺红”即借酒浇愁之意,“螺红”乃是生机勃勃种酒的名字。“芦叶蓬舟千重”评释诗人正在行旅途中,蓬舟一叶穿过重重芦叶飘泊于江湖之上,茭白莼羹的可口仅存于昔日的记得之中。抬头仰望南归的奇鹅,因职业无成,救经引足,万般无奈可寄;醉眼朦胧中北望长江、洛水,缥缈难见,锦绣山河不可能上升的憾事只好沉浸在日前的有生之年之中,“夕阳”那既是作家日前的光景,又是南梁小王朝的表示。“遗恨夕阳中”是一句多么沉痛、浓重的座右铭呵!

  下阕依旧是日前山水与内心思绪的混合。作家在江上飘泊,回过头看苹洲之外,暮色四面来袭,大概溶尽了山影,山似眉峰皱,山峰与作家的眉头同样都在愁苦中紧蹙。“尘间俯仰陈迹”用的是王羲之《真趣亭集序》的传说,言光阴倏忽,人生短暂,“俯仰尘世已为陈迹”,慨叹自己盛年易逝,工作无成,曾几何时年华老大,壮志即尽付东流。“不见那时水柳”以下三句亦是时光荏苒,世事推移,人寿难久之意。英雄硬汉尚且随着时光的流驶而消退,何况大家?最终诗人发出“天地质大学器晚成孤啸”的长叹:茫茫天地之间,唯有自己一个人如此长啸浩叹,而叹有什么用,啸又何益?前不久恐怕得迎着西风匹马踏上人生的道路,跋涉长驱!那又表现了作家风度翩翩种明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胆子,大器晚成种虽九死而未悔的坚韧和钢铁耐烦!(张厚余卡塔尔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方登录发布于诗词歌赋,转载请注明出处:歌词鉴赏

上一篇:宋词鉴赏,题草窗词 下一篇:宋词鉴赏,送杨山人归嵩山原文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